科技

权力的游戏:裸体的人少有秘密

字号+ 作者:新闻小编 来源:未知 2019-11-26 14:24 我要评论( )

:文章来源 知乎:活人 记得罗柏南下作战时有一个场景,猫姨对军帐内其他人说,我想和我儿子单独聊会,请你们先离......

文章来源 知乎:活人

记得罗柏南下作战时有一个场景,猫姨对军帐内其他人说,我想和我儿子单独聊会,请你们先离开。席恩还傻站在那不肯走,直到被旁边一个粗鲁的前辈推出帐营:“葛雷乔伊你聋了吗,你也出去!”那一刻,席恩是想把自己当作猫姨的亲生儿子的。

内心敏感的他当然知道自己也该出去,一个证据是大家都正在走出军帐时,他环顾了一下四周,身体摇晃,然后强作镇定地紧跟罗柏站着,眼睛看着别处。感性上他在摇摆,理智上是在试探。凭着当养子多年的经验,他自知猫姨是不会主动点名要他留下的,但如果没有人指出,他就能在罗柏的笼罩下混过去,把留下做成默认事实,那就等同于自己是猫姨的儿子了,是史塔克家的儿子,这感觉,很好。可惜他被那个倚老卖老的北方大老粗轰了出去。白人中席恩的个子算小,在那些大高个面前,内心是不自在的吧。

临冬城的岁月,他总爱强调自己铁群岛的家族背景,除了在自我暗示以建立自尊,也是在暗示史塔克们他的出身也不差,值得被当成亲儿子。

如果他仅仅是个被抱养的孤儿,背景空白或者阶层卑下,他相反不会有这些痛苦的纠结。幸福感源于对现状的满意度,席恩的不满源于他认为他应该得到更多。他有一个遥远的贵族出身,这份想象中的骄傲让他在临冬城呆得自怨自艾、心有不甘。

他8岁就被送到临冬城,见识少得不足以去理解父亲发动叛乱失败的来龙去脉和在史塔克家以人质的契机作养子的幸运,铁群岛的残酷生态他还没来得及深刻认识就被名门君子之家的温暖氛围覆盖。耐德把他和自己孩子一起养大,他就认为自己理应是耐德的亲儿子了。所以当他冷不丁被提醒不是史塔克家的人时,会如此受伤,便通过时时提及铁群岛的王子身份和用力表现来补偿。

他不知道的是,他心心念念的这个铁群岛的身份,在随时都在内斗、力量即正义的铁群岛没人承认(包括他的生父和姐姐),这个身份得用铁与血的高能亲手去抢,但他以为只要回去就能获得夹道欢迎。他向罗柏放卫星说能请来铁群岛援助,拍胸脯称自己向来了解父亲。临冬城温和的成长环境,让他还没有机会用自身的能力去量一量人世间真正的凶猛。男人的丛林对他来说只是传唱成歌谣的英雄故事,彼时他就像一个挥舞着瘦弱胳膊闹着要像大人那样攻城略地的男孩。

他对史塔克家边讨好边委屈,边委屈边讨好,在地位比他低的人面前扮演贵族,在地位比他高的史塔克们面前说酸话。史塔克家多为粗线条的实在人,虽然没有照顾到他的每一丝敏感疑虑的心弦,但也不会真跟他计较、拆他的台,倒是阅历丰富的妓女和野人会直言戳破他那些为了维持自尊而掩耳盗铃的伎俩。

如果放在权游的世界里比较,这些与君子好人或卑微底层产生的不快实在是和风细雨,但彼时的他哪里能知晓。他满眼只有一叶障目的醋意与不能自拔的自怜。他向拉姆斯坦白时说罗柏的人生比他的衣服还合身,其实是对“不合身”的自己的可怜。

铁群岛的贵族出身和临冬城主动提供的优待,让他觉得他值得一个天经地义的坐享其成,这就是为什么当他认为他应得的东西没拿到时,他没有心甘情愿地采取一个从小事做起的态度,而总是欺软怕硬、投机取巧。其实这也并无不可,世界本就是强弱博弈、巧取豪夺,他错在使用这些手段时的愚蠢——趁临冬城防务空虚,饮鸩止渴地攻占了养大自己的地方,以期得到生父认可(这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也透着单纯和心酸)。

为了让自己的行为有底气,他把对史塔克微不足道的不知是醋意还是恨意的情绪炒得很高,在内心形成一道装腔作势、看起来很有说服力的景观。而他的背叛终究毫无价值——不仅没有实际作用,还进一步暴露了自己的软弱(姐姐雅拉挖苦他通过欺负残疾人和五岁小孩来逞威风)。他冷酷自私的生父虽然根本不在乎他,但对他能力的判断是准确的,让他去打劫渔村并不屈才,在铁群岛他尚没有能力承担更高级的任务。

立场上,他的问题不在站队哪边,也不在道德层面,他可以帮助或背叛任何一方,也可以选择谁都不帮。他的问题在错乱,讨好了这边讨那边,不断在两个立场间切换,抵消了所有努力,其结果就像一幅反复涂改得乱七八糟的画。跟变节者不同的是,变节者变色是出于实际利益,他转换立场图的是一个认可,就像小孩巴巴地到处求大人表扬。

他在需要通过一个身份才能获得自尊从而确立自信的死胡同里兜圈子,其实身份一直都在,但他没有安全感,他需要反复确认,需要来自他人的不断反馈,于是穷酸猴急、东张西望。这个脑回路是由他的成长轨迹导致的,别人可能没有这种身份和自尊的绑定,所以一个下人都可能比他自信。

成年后心智的岩浆冷却成型,终身难以重塑。如果对一个成年人的“教育”达到了洗心革面且永不会故态复萌的效果,那么利用的往往是暴力的威胁、无价值的劳役和人性本身的脆弱不堪,余温尚在的历史和无数文艺作品都反映了这一点。

席恩歪打误撞遭遇了小剥皮。拉姆斯给他这套磕磕绊绊的“系统”来了个格式化,玉石俱焚地铲平了他腻歪坑洼的自我认同,归零了他含混纠结的身份认知,也附带清除了他特有的“身份-自尊”的绑定机制。之前他做任何事情时都是一只脚跨在事外的,随时比照有没有获得尊重。被拉姆斯“剥皮”后,自尊自卑自疑自怜这些围绕着自我的价值裁定活动被剥离殆尽,仅剩下关于自己的赤裸事实——他大概是一个本性善良的人,有着和珊莎亲如兄妹的成长记忆。

推下米兰达、一路护送珊莎出逃,是“无我”地全情投入,他表现出之前人生中罕见的浑实、潜心和足金足两的坚定,再也看不到患得患失地举棋不定或歇斯底里地虚张声势。拉姆斯曾说过一句帅话:裸体的人少有秘密;套用来说,“裸体”做事的人也少有阻力。破而后立,混乱的身份被扒光了以后,当初曾被他像推销者念经那样挂在嘴边,用以填充虚弱内心的公子出身,再从珊莎口中说出是为了救命,悲壮卓绝、掷地有声。

常看到评论说,后期的席恩气质变好了,不像以前那么猥琐——欺软怕硬、一惊一乍、首鼠两端就会显得猥琐。他仍然怕硬,但是不欺软了,寡言少语不自夸,遇事也变得不动声色,更重要的是——坚定了。自我已经不值一提,放下有没有被瞧得起这回事,转而专注某件具体的事情有没有做成,为无条件对他好的姐姐做事,为和他一起长大、出生入死的珊莎做事——那是他的爱吧。一个好用的服务者,一个专心做事的人,赢得尊重自不待言。

当然编剧没有止步于此,设置了他与明显不在一个重量级的大块头船员的正面交手、一发不可收拾的负罪感和形式远大于内容的牺牲(享年33岁——按演员年龄),是为了让这个角色的履历获得前后相反相成的对称,从而隽永、富于象征意义。

现实中因人制宜的自信远强于一刀切的英勇。人跟人心智之间的差异之大、体能之间的差异之大犹如物种间的差异,每个人都能找到适合自己的生存方式,是物竞天择之下的平起平坐。比如席恩三次制服敌人都是背后偷袭,发出致命一击(一次救布兰,一次救珊莎,一次救波德瑞克),手段与体能条件是相匹配的。但编剧不能容忍他永远都回避强敌“放冷枪”,一定得让他穿越自身的“物种”瓶颈,用一个直观的正面硬杠兑现他的浴火重生。现实生活中硬打就会被打死了,只不过编剧觉得被夜王打死比被船员打死壮烈,才安排了他反杀船员。

至于负罪感,权游中被战乱风云裹挟的人,谁不是两手鲜血。他跟珊莎说烧死农舍孤儿、杀了罗德里克时,珊莎明显尴尬、心不在焉,让他快进的意思——逝者已矣,她和他们也不是很熟,这完全不是一个需要在鱼梁木下用献身祭坛的方式开膛破肚的罪孽。关键是,他的牺牲没有建设性,那感觉就像必须得那么死一下,才称得上一个心满意足的谢幕。比起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的死亡,珊莎更需要一个活着的席恩来协助她面对接下来的事吧。看看乔拉死后的龙母。

席恩的经历给那些纠结于自己到底自不自信的人指明了方向。TED上某位心理学教授曾说,当一个内向而软弱的母亲为了带小孩治病,在那个任务中,她可以一反常态、义无反顾,行事强势而高效。这就是俗称的目标导向,这是在先天基因、后天成长都已不可更改后的第三条出路——承认短板并放过它,磨砺优势项,选对阵地锁定目标,然后咬紧牙关“裸体”投入,把所有的软肋与优势、卑贱与尊严、疑惑与坚定、自我与名分,全部扔进一个明确具体的任务里搅碎,你会发现那些概念上的纠结都不是个事。

      本网提醒:本网站转载【权力的游戏:裸体的人少有秘密】文章仅为流传信息,交流学习之目的,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凡呈此刻本网站的信息,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转载信息的完整性,如原作者对本网站转载文章有疑问,请及时联系本网站,本网站将积极维护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美的集团董事长谈制造业转型升级_3

    美的集团董事长谈制造业转型升级_3

    2019-11-14 15:05

  • 三菱变频器在PID功能应用中的补充说明

    三菱变频器在PID功能应用中的补充说明

    2019-10-19 15:13

  • 正泰:品牌价值的蜕变 CHINT>正泰隐隐显现

    正泰:品牌价值的蜕变 CHINT>正泰隐隐显现

    2019-10-16 09:59

  • Profibus-DP总线技术及其在BWS伺服传动中的应用

    Profibus-DP总线技术及其在BWS伺服传动中的应用

    2019-10-15 15:13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