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

专访张瑞敏:传统产业如何对接“互联网+”

字号+ 作者:新闻小编 来源:未知 2019-10-21 15:13 我要评论( )

:张瑞敏能被制造吗? 他自己的回答是:能。 大型企业在互联网+时代该怎么从求生存,转型到求创新。 张瑞敏的方法是......

  张瑞敏能被制造吗?

  他自己的回答是:能。

  大型企业在互联网+时代该怎么从求生存,转型到求创新。

  张瑞敏的方法是:解构。

  10年历程,海尔集团这个世界最大的白色家电企业通过自身再造,正由中国最大的家电制造企业整体转型为创业平台,为大型企业在互联网+时代趟出一条转型的新路。

  家电巨人变身巨型车库咖啡

  车库咖啡,创业创新的代名词。

  美国硅谷,车库创业曾经催生出惠普、微软和苹果这样的跨国企业巨头。

  北京中关村,车库咖啡也成了中国互联网创业平台的象征。

  已经在市场上成名立腕的超大型企业还有没有能力和动力像车库咖啡那样再创业?

  答案是:不仅能,而且必须。中国制造业真挺危险。海尔集团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瑞敏对记者说。

  他掰着手指算了一笔账:海尔1999年在美国南卡州建工厂时工人工资是国内20倍,去年变成了4倍。同比,美国的油料费是中国一半,过路过桥费中国是美国的18倍,中国制造业生产要素的优势没有了。面对德国工业4.0和美国先进制造业,必须寻求新竞争力。中央提出创新、创业非常正确,但大型制造企业创新和创业怎么做?企业组织结构解决不了,一切免谈。这位以思想敏锐著称的中国企业家开门见山地说。

  过去10年,海尔集中做了一件事:去掉2万名中间管理层,把过去30年辛辛苦苦打造的航母,解构成了一支并联舰队。现在海尔只有三种人,平台主、小微主和创客。张瑞敏说。

  海尔雷神游戏笔记本小微团队就是由85后三李创建。李艳兵、李宁和李欣利用互联网交互平台深入挖掘了3万条用户数据,整合代工厂和设计资源,还在去年年底引入了天使投资。一年间,雷神把海尔从未做过的游戏笔记本做到行业第二,仅11月11日光棍节一天就售出一万台,去年给海尔集团上缴了1200万元净利润。

  庞大的企业中间层没有了。集团与小微不再是领导和被领导的关系。原来集团的部门领导都变成平台主,为小微提供创业服务。

  我们只提供平台。张瑞敏说,我们让渡企业最核心的决策权、用人权和利润分配权,同时把握战略和拥有股权。

  新的问题来了,既然自己干,何必靠海尔?

  已经尝到甜头的李艳兵告诉记者,虽然雷神的品牌、生产工厂都不是海尔,但集团给雷神投入了72%的股份,并为小微发展提供了强大背书。我们刚开始请上海、重庆两家代工厂各生产50万台游戏本,不是海尔这个背书谁会接单?

  在企业解构的操盘手张瑞敏看,海尔集团这个平台已经慢慢演变成一个生态圈,一个生态系统。

  过去企业是一个如航母般生硬的组织,是紧耦合结构,只要坏一个齿轮或螺丝,就趴窝了;现在是松耦合结构,一两百块并联体,死了5块,其他生长茂盛,还有新生力量。他这样解释道。

  这个生态圈中,汇聚了平台主、小微主和创客共6万多人;像海尔雷神一样的小微创业体200多个;已诞生470个项目,汇聚1322家风投公司

  一个过去看来巨无霸一样的大型企业,开始整体转型成一个巨型互联网+车库咖啡。

  互联网时代的联产承包责任制

  员工变创客,最大的不同是什么?交足国家的、留足集体的、剩下自己的,海尔集团副总裁刁云峰用改革开放之初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大包干时代曾经流行的话回答了记者的提问。

  王健,一个典型的工科男。去年3月,他带领4个80后智胜冰箱小微,组成通过在互联网的海量交互信息了解用户需求,并在全球范围寻求技术和设计,推出了匀冷和超静音冰箱等。去年,产品售出200多万台,销售额40亿元,其中60%销量是网络交互产生的新增量。收入咋样?面对记者提问,有些拘谨的王健,脸上突然荡漾起难以抑制的笑容,连声说:很多,很多!

  统一设计、推出新品、批量生产这些带着浓厚大工业时代印记的流程模式,在互联网时代多变的市场、多样的需求面前显得笨重迟滞。

  谁能最快发现市场需求,哪怕是很小的点,都会通过市场深耕,迅速实现需求和供给的对接,而网络大数据和交互性强的特点恰恰为有效对接提供了可能。

  洗衣机平台网络交互小微程兴中团队,在网上发现很多用户抱怨洗衣机内筒脏且无法清洗。他们通过546万人次网络交互和举办网络设计大赛,从800多个解决方案中遴选出10个解决方案。

  随后,这个项目在海尔洗衣机平台公开竞争,孙传滨竞标成功,并与其他员工官兵互选,组合成立免清洗洗衣机小微。孙传滨团队通过利用网络交互,优化出高分子橡胶球方案,产品预售时就达到10万台,去年半年销售20万台、销售额7亿元。

  激发全体员工对市场需求的敏感度,船小好调头的小微组团形式,使得既往的项目协作由任务受领变为利益关联,提高的就不仅是效率了。

  程兴中说:我们利用互联网社交平台与用户交互出市场需求和创意后,交给孙传滨,他们找设计小微,整合全球资源制造,再找销售、物流小微交付用户。最终的收入由孙传滨分别向其他小微付费,大家摽在一起,都想着怎么协作好、满足用户需求,这样大家才能拿到薪酬。

  小微内部薪酬也是用户说了算。程兴中说:在协作机制中,相当于我们的用户是孙传滨团队。他们认为我们团队中谁的创意设计、用户反馈和迭代创新贡献大,薪酬就高。

  解构后的集聚,点燃的是创业的激情。

  周迎萍在加入程兴中团队前的工作是编写企业内刊。她说,以前工作是写好人好事,和自己熟悉的同事打交道。刚开始做网络交互非常不适应,因为自己比较内向。逐渐,自己在网络上和用户熟络了,自己也更外向了。感觉现在自己的工作不再像以前那么工具化,更能体现出个人的创造力,体现出个人的价值与尊严。我们始终都在关注和链接两种人:员工和用户。张瑞敏这句话道理并不深奥,任何发展好的企业都要这么考虑。

  但该如何关注?如何链接?以前员工只对上级负责,企业6万人没人考虑用户,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现在全员创业,员工只有创造了用户价值才有薪酬。有些小微初期不能盈利,小微主自己掏钱发工资,如果长期不能盈利则自动被淘汰。大老板张瑞敏这样说。集团像老母鸡,我们就像刚刚孵化出的鸡蛋,慢慢长成小鸡,再孵化鸡蛋。员工孙传滨其实现在也是小老板这样说。

  凭借这样的新架构,海尔的一些小微成长迅速,其中雷神小微和水盒子小微已经成为独立法人,雷神小微还引入风投2000万元。小微创业不是虚的,而小微创业的最终目标是上市。这是张瑞敏对企业大拆后要实现的大建目标。互联网经济和传统经济最大不同就是康德那句话,人是目的不是工具。而海尔就在践行这句话。谈完利益,思想者张瑞敏又讲起了哲学。

  制造张瑞敏?

  互联网+的时代,工业该怎么搞?

  德国工业4.0和美国先进制造业在外部改变着工业竞争的未来。以机器人大规模应用为表象的企业自动化、智能化浪潮从内部改变着作业流程,员工岗位必将大量减少。

  中国互联网也正逐步从消费互联网发展到产业互联网,谁能应对好残酷的内外竞争,谁就能生存和发展。或者,不知不觉间就被淘汰。

  大众创新、万众创业,从车库干起是一种模式。海尔提供了另一种可能:通过搭建创新平台,提供机制、资源和资金,而这些都是创业不可缺少、求之不得的能量块。目前,海尔已变成的200多个小微企业里,人人都是CEO,3年至5年内就可能出现几个与海尔同样当量的企业。海尔集团轮值总裁周云杰说。

  10年转型种下的梧桐树,不仅枝繁叶茂,也引来了外面的金凤凰。

  海尔免清洗洗衣机在网上征集设计方案时,孔钦永还在天津大学土木工程专业读大三,海尔邀请他来与研发工程师和外国专家一起讨论,让孔钦永觉得一下子到了最高平台。毕业后,他成为了海尔在线员工,从事创意营销。

  现在的海尔,在册员工从前几年的11万下降到6万,但像孔钦永这种与海尔有契约关系的在线员工却增加到15万,为海尔创业平台提供服务的超过100万人。海尔这项变革实现了企业在册员工减少,社会就业岗位成倍数增加。以前海尔是制造家电的企业,未来就是制造创客和制造企业家的企业。周云杰说。

      本网提醒:本网站转载【专访张瑞敏:传统产业如何对接“互联网+”】文章仅为流传信息,交流学习之目的,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凡呈此刻本网站的信息,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转载信息的完整性,如原作者对本网站转载文章有疑问,请及时联系本网站,本网站将积极维护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机器人时代来临 相关人才储备不足_8

    机器人时代来临 相关人才储备不足_8

    2019-07-03 09:11

  • 传统制造业探索跨境电商新模式_1

    传统制造业探索跨境电商新模式_1

    2019-06-09 14:04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