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

吴英案资产处置争议发酵:陈军与蔺文财互告对方-

字号+ 作者:新闻小编 来源:未知 2019-04-24 08:56 我要评论( )

:7月30日,东阳市委宣传部给21世纪经济报道传达一份公告,证实吴英父亲及其代理人蔺文财被东阳公安刑拘,前者涉罪......

7月30日,东阳市委宣传部给21世纪经济报道传达一份公告,证实吴英父亲及其代理人蔺文财被东阳公安刑拘,前者涉罪诬告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收益罪。

吴英案资产处置争议发酵 吴英父亲及代理人被刑拘

李伊琳

7月30日,东阳市委宣传部给21世纪经济报道传达一份公告,证实吴英父亲及其代理人蔺文财被东阳公安刑拘,前者涉罪诬告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收益罪。

外界以为,随着吴英减刑案尘埃落定,被聚焦数年的吴英事件将趋于平静。然而,随着吴英及其本色集团名下资产处置方案的启动,波折再现。

7月30日上午,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吴英代理人蔺文财失联,并被浙江东阳警方启动网上追逃。随后又有吴英亲属透露,几乎在蔺文财失联的相同时间,吴英父亲吴永正也失联了。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掌握的资料显示,吴永正和蔺文财目前已被有关部门刑事拘留,且事发与东阳市副市长陈军有关。21世纪经济报道获悉,吴英父亲和蔺文财一直执着于吴英及其本色集团名下资产处置,并质疑当地公安财产处置程序,一直在申诉与控告中。

不久前,对东阳市副市长陈军被任命为此次资产处置小组组长一事,吴英特意在狱中写了一份情况说明指出,陈军曾是她举报的官员之一,要求其回避。蔺文财由此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和东阳市政府递交吴英意愿,要求陈军回避。不过此事被媒体公开报道后,陈军向当地公安报案。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当地知情人士获悉,吴英也被陈军举报诬告,但是否被追责,尚无官方回应。

对掐阵势

吴英资产处置方案启动以来,处置方主要负责人和吴英的委托代理人冲突逐步升级,呈对掐之态。

事起一周前,7月22日,蔺文财在浙江女子监狱会见吴英之后,将这份材料带出监狱,并以此向东阳市政府等机构提出要求陈军回避的申请,且将此份说明给多家媒体传阅。顿时,形成了一股陈军被吴英指证涉嫌曾收受吴英10多万元的舆情风暴。

媒体陆续爆出吴英的一份情况说明,指出资产处置小组组长,即东阳市副市长陈军,曾是她举报的14名官员之一,不宜担任资产处置小组组长,要求申请回避。

这股舆情风暴是非常猛烈的,然而陈军是否涉罪,并不是吴英说了算。这对陈军也会造成很大的压力。金华市政府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蔺文财是吴英的委托代理人。他和吴英的父亲吴永正等人,计划在吴英减刑后,重新与在浙江女子监狱服刑的吴英对接,启动对资产处置等事宜的申诉计划。

自吴英减刑案后,生死之悬靴子落地。其亲属和代理人更是集中精力关注资产处置。而减刑案前后,对于吴英及其本色集团名下资产,当地官方也启动了处置方案。

吴英案判决以来的首次启动资产公开处置是在马云[微博]旗下的淘宝网[微博]上,但因无人参与而流拍。

其实蔺文财和陈军的摩擦,可以追溯到更早。在此资产处置公布之前,吴英的委托代理人蔺文财和东阳市市副市长陈军之间有一段交锋式的小插曲,主要是围绕本色集团名下资产是否是赃物。

事件的伏笔埋于6月5日下午,东阳市政府召开了吴英案资产处置方案通报会。吴英的父亲吴永正应邀参加了此次会议,而吴英的法律代理人没收到任何通知。

一名当地政府人士告诉记者,这其实相当于吴英及本色集团名下的资产处置协调会。当时与会的,分别有东阳市政府、东阳公安局等机构的负责人,还有吴英案的债权人和两家评估鉴定机构。

当天的会议上,东阳市副市长陈军在会上宣布处理赃款、赃物。参会的吴英父亲吴永正听了十分纠结,于是,多次电话要求吴英的委托代理人蔺文财和委托代理律师朱建伟到东阳与政府协商。

十天后,蔺文财来到东阳与东阳法院、东阳市公安局协调,两个部门告知蔺文财找资产处置小组组长陈军副市长联系,一切由陈军副市长安排。

蔺文财按照两个部门的口头告知,于2014年6月18日找到陈军,两人之间却发生了一场口角。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一份录音材料中听到,陈军并不承认自己是在处置吴英资产,而是在协调处置赃物。并拒绝给吴英的委托代理人蔺文财提供任何处置方案的材料,称这与蔺文财没有关系。

冲突升级:互告

蔺文财7月22日在浙江女子监狱会见吴英后,将吴英的一份手写材料带出监狱。此份印有吴英手印的情况说明称,今天回忆,我以前向看守所递交过检举材料,其中被举报人有原(东阳市)财政局副局长陈军,理由是他向我要过约十几万(元)钱,他不应该作为处置我公司财产的负责人。

陈军,现任东阳市副市长,职权范围是协助市长负责贸易、外经贸、专业市场、税务、国有资产、政府性债务管理等方面工作。曾任职东阳市财政局局长。

蔺文财依据材料,于7月24日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东阳市委市政府递交要求组长陈军回避申请的报告。并将吴英的此份说明交给了多家媒体记者。

蔺文财表示,吴英曾经举报陈军,两人之间存在利益冲突。在有关部门没有对此事作出明确结论之前,出于程序公正的考虑,陈军不适宜担任吴英案资产处置小组组长。

7月26日下午,浙江在线记者向东阳市委核实。得知消息后,东阳市立即对此进行深入调查,并向吴英本人进行了核实。目前已经确认,吴英案中,东阳市副市长陈军未涉及受贿问题。而且,陈军已就吴英、蔺文财诬告一事向公安部门报案,有关部门已着手调查。

同时,7月27日,蔺文财也向东阳公安报案,反告陈军利用职务之便作出虚假报案,还利用公权向媒体爆料,侵害了蔺文财的名誉权。

而吴英代理人蔺文财也不甘示弱,7月28日,蔺向浙江金华中级人民法院以邮件形式递交了民事起诉状,被告即是东阳市副市长陈军,但截至记者发稿时,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是否受理,尚未给予明确回复。

根据起诉状,诉讼请求共三项,其中要求确认陈军错误理解申请回避与诬告概念,并报假案和利用网络诋毁蔺文财名誉的行为构成侵权,并要求判令陈军在报纸和网络上赔礼道歉。

7月29日下午,蔺文财原定乘坐7月29日下午四点的飞机,由太原飞往哈尔滨,友人将蔺送到了机场,但未查询到他登机的信息,且其手机一直处于失联状态。差不多同一时间吴永正也处于失联状态。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吴永正租住的单人房也已被公安人员搜查。

7月30日,东阳市委宣传部给21世纪经济报道传达一份公告,证实吴英父亲及其代理人蔺文财被东阳公安刑拘,前者涉罪诬告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收益罪。

此举令此前的对垒阵势逆转。

上海律师丁金坤认为,一方在检举受贿,一方面在报案诬告,关键在于证据。这点,吴英方吃亏,因为受贿案件很隐秘,通常是一对一的。即使有受贿事实,如果受贿者不承认,且没有第三方的证据(譬如银行凭证)来佐证,则受贿是不能认定的,此时控告人轻则侵犯他人名誉,重则沦为诬告。

而且,本案还要注意检举的目的,诬告陷害罪是意图让人被刑事追究,如果不是这个目的,而是为了造舆论申请回避等,则不构成犯罪。其次,要注意诬告与错告,以及检举失实的区别,一般而言,诬告是典型预谋犯罪,错告是过失,检举失实是主观错误,可以甄别。

根据法院判决书,吴英实际集资诈骗人民币3.84余亿元。除上述诈骗款外,尚有其他欠款共计1.73余亿元。

吴英的家属或者委托代理人始终质疑这一数字的客观与真实性。在吴英旗下本色概念酒店经营权及店内物品以450万元的价格转让,而吴英则称,此酒店投资5000万元。估价的悬殊令官方和吴英方的裂缝日益扩大,信任几近破产,以致吴英及其家属认为,处置机构被某些利益关联人士控制,存在暗箱操作和暗中输送利益的行为,因此不断进行申诉。吴英申诉案律师朱建伟表示,不仅低价处置,东阳官方公布的财产与实际涉案财产存在较大出入。

吴英代理方及亲属认为,东阳方面的处置流程不够透明。关于资产的评估报告、处置方案,均没有完整地提供给我们。

原文链接:http://finance.sina.com.cn/china/20140731/022019868016.shtml

      本网提醒:本网站转载【吴英案资产处置争议发酵:陈军与蔺文财互告对方-】文章仅为流传信息,交流学习之目的,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凡呈此刻本网站的信息,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转载信息的完整性,如原作者对本网站转载文章有疑问,请及时联系本网站,本网站将积极维护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精彩导读